海口美安落日酒店

设计单位:ADD加设计阅读:10
首页新闻资讯项目海口美安落日酒店

项目名称:海口美安落日酒店

发展商:海南合甲投资集团

设计单位:ADD加设计

项目类型:酒店

项目地址:海南省海口市

设计时间:2018年01月

竣工时间:2020年02月

主案设计:李想

项目管理:陈万镁 吴海清

方案设计:叶欢 陈家炜

软装设计:朱川平 邓惠清 张慧

传媒管理:郑华纯 邓婉秋

摄影:冷登峰 李贞

在一个四时常花,长夏无冬的岛上,等一万次日落。

01 落日之城

海南岛的北端,火山与海之间,海口美安落日酒店迎来了第44次看日落的客人。温泉水暖,薄雾靡靡,侍者为来访的客人准备了琼州海的月升日落。

酒店位于海口秀英区与老城县相邻,毗邻西海岸假日海滩旅游区,火山口国家地质公园。共有客房两百余间,藉由丰富的地热资源,酒店配套了地下温泉泡浴系统及室内外恒温泳池。身体沉浸在温热的泉水池中,氤氲的水汽里红霞漫漫,朦胧微光中迎来薄暮。

海口是一座真正慢节奏的海滨城市,虽不及三亚出名,却也因此没有三亚那般喧闹。在这个欲望高涨的时代,慢下来并不容易。这座城市的慢生活浓缩着整个时代的纯真和动乱,为人们提供了诗意的想象。

慢不是天生的懈怠,而是寻回了事物的脉络,看到了万事万物的轮回。抓不住变化,也抓不住瞬间,不如就此安心去欣赏。海是这座城市慢的理由,光影的轨迹和潮汐的印痕共同构成了跨越时空的永恒海景。

02 遥远的相似性

△Caribbean Sea, Jamaica, 1980

“今人看到的一切是否与史前人类一样?”杉本博司提出一个跨越时间的问题去拍摄了Seascape(海景)系列。他发现千百万年以来,山峦和河流的变化实际上是非常巨大的,而唯一没有变化的,就只有大海。

△Ligurian Sea, Saviore, 1993

《海景》是对时间形态的纯粹表达,平和之下,涌动的生命历程于宏观角度被刻在历史长河。像是处在一个永久稳定的临界值,温情与悲情,平和与不安,静默与哀诉,淡淡的,似有若无。无论从哪个角度审视,都可以感受到东方的禅意,于宁静之中蕴含千变万化的势能。

△Mark Rothko ( September 25, 1903 – February 25, 1970)

“色彩是诱发情感反应的载体。”马克·罗斯科浓烈的色彩在其表面平稳安静的巨幅作品中传递出强烈的情绪共鸣。色块简洁单纯地悬浮在画布上,找不到有深度的空间,而这种很浅的空间忽远忽近,不可捉摸。巨大的彩色方块配以朦胧柔和的边缘,不清晰的交界处隐隐地藏住很多耐人寻味的东西。以此唤起人类潜藏的热情、恐惧、悲哀、以及对永恒和神秘的追求。

藉由色彩,罗斯科在绘画中注入了强烈的精神成分,以一种让人萦绕心头而不能忘怀的触动闻名,让人感觉置身于他所营造的精神空间而不是陈列其作品的现实空间里。

游走经过酒店大堂的楼梯,于挑高空间处停留片刻,不经意间浸入以色彩营造的感官场域中。霞红微茫,藉由光的晕染,在空间中流动传递出细腻温情的氛围,引导情绪达到连续的共鸣。处在其中人会被影响,心境会变得更微妙。

时间经过空间流淌成一首暧昧的诗,光与物质被格栅稀释后重新糅合到一起形成一个温和静默的状态。舒心、韵致的空间里充满着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平和感受。竖向平行线条作为介质模糊了物像的边缘,朦胧的视觉效应唤起了围绕光与影、实与虚之间的对话。

到餐桌前临窗而坐,掠过的飞鸟带起一阵风,于细阳里慢慢感受自然带来的宁静与优美。面对现代化的推动,时间,效率,这些全加上“快”的词汇底下,“慢”显得尤为奢侈。但每当我们以奢侈描述一件事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终将会失去她?

03 城市记忆

构成一座城市的不是高低起伏的街道有多少级台阶,拱廊的弧形有多少度,屋顶上铺的是怎样的锌片,而是她的空间量度与历史事件之间的关系。海口像一块海绵吸汲着这些不断涌流的记忆潮水,然后把它写在黄昏的颜色,街巷的角落、沙滩的沙丘和漂浮的木头上。

海南传统建筑记述着气候特征、文化传承、族群迁徙、多元文化碰撞融合的故事,构建起过去与现在的连接。大堂的布局结构融合了海南传统民居的建筑特色,以严谨的对称和围合营造出空间仪式感,构建出一个提供情感归属和文化认同的空间,唤醒内心的情感共鸣。

石材细腻的雕刻肌理和传统窗花的质朴形态,赋予建筑一种柔和的亲密感。将我们非常容易忽略的目光和身体感受加入到这种叙事线索中,这种触摸和凝视的过程带着独立或组合的感观,给人们观看城市的方式带去变化。建筑和人之间的关系,由此建立。

空间藉由纯粹的视觉符号与情感产生联系,客观的空间与主观的情感之间需要通过视觉的转化达成,传递的力度关乎于视觉的纯粹性。延续空间中的纵向线条勾勒出形体转折的边缘,其他留白。将立体空间拆分成线与面,实现三维向二维的转化。纵向线条充当了整个项目的骨架,于是有了统一的气质,和谐的感受。

墙体内镶嵌的光点如同大海泛起层层波光打破寻常,内里或外部的装置根据空间关系所需,转化成为视觉的艺术节点,在人与自然的同形感应中抒发纤细优美的情绪。

和日出朝阳不同,喜欢看日落的人总是安静的。在《看不见的城市》一书中,马可波罗回应忽必烈关于威尼斯的城市故事时说道:“记忆中的形象一旦用词语进行描述,形象就会被词语固定住,形象也就会从记忆中抹掉。”或者,在讲述海口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已经在一点点失去她了。

在一个四时常花,长夏无冬的岛上,等一万次日落。当人们目睹一场美丽的盛宴消逝时,反而能找到安心感。为了目击那一瞬的光彩,路途再远也愿意前往。

△平面图纸

版权声明:本文以获发布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以SOSOARCH编辑版本转载,欢迎转发。

免费投稿:将内容发送至邮箱sousoujianzhu@qq.com完成投稿。

评论
SOSOARCH
评论
置顶
综合 综合微信客服二维码 微信:dbchn2020 电话:18232666204
投稿 投稿微信客服二维码 投稿邮箱:sousoujianzhu@qq.com
产品销售 产品销售微信客服二维码 微信:chen98288 电话:18531698499
收藏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