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鹿山时代

建筑设计:goa阅读:17
首页新闻资讯项目杭州鹿山时代

建筑设计: goa

面积: 173000 m2

项目年份: 2020

摄影师: CreatARImages

鹿山时代所在地块于2012年被启动,被决定为一个具有城市级量能的综合体。它是goa大象设计在这一片区系列实践中的小高潮,也是新城建设进程中的重要音符。场地区位优越,鹿山为背、坐拥富春江景、一侧为长桥、另一侧则为富阳“三馆合一”(王澍作品)所代表的新城文化高地。由某些角度看,建筑将是这片山水之间的唯一醒目的人工造物。它将以某种姿态代表城市文明投入、并融入这幅山水图卷。

看与被看的双线关系,是首先的思考点。一方面,从对岸、大桥等视角中所见的建筑形象需要被构想;另一方面,从建筑内部观看江景的视野价值亦需被充分满足。双线思考之下,建筑师画下最初的草图:沿外围布置建筑体量,内部形成广场容纳市民活动,而对外则塑造相对完整的形象。从这一思路延展开去,最终的综合体落定为一个双环形结构,外围的弧形三角轮廓中嵌套内向的圆形广场,双环之间勾勒出若干氛围各异的边庭,几段条形高层体量在外围基座上伸出并有所连缀。  

海扑面而来,而江则窄长深远。就江景而言,其蜿蜒曲折的姿态使得多种角度的观景视线皆有别样体验。在这一规律之下,外围合的策略在保证形象纯粹性的同时实现了看江视野的最大化与多元化。在体型深化过程中,团队以各个朝向的空间视线为标准不断推敲,最终形成形式美感与视线价值兼具的结果。  

创造真正富有活力的城市公共空间,是新城建设中一个核心问题。优质的公共空间能够为人群的非自发性活动提供载体,从而真正激发城市生活的活力。对于公共空间尚处于缺乏的状态的富阳鹿山新区而言尤是如此。作为新城起首的城市综合体,鹿山时代和与其毗邻的作为新城文化中心的“三馆合一”一起,天然构成了新城市民活动的“心脏”地带,对于新城公共空间的塑造承担着重要角色。因此,建筑师提出“新城会客厅”的构想,着力加强空间的“聚合效应”,使有限的建筑体量与公共活动内容发挥出更为显著的、城市层级的贡献。  

下部商业通过层层堆叠的立体室外平台设计,将地面价值逐渐引入上方。同时也创造出多标高的看江视角,实现游走过程中步移景异的效果。在面向江面一侧退让红线并形成内凹的城市广场;而面向“三馆合一”文化集群的东北角方向则通过退台处理以塑造更为友好的边界。

60米长的挑空洞口为后排公寓的看江视线打开出口,也对商业人流形成引导。挑空连廊内的酒店大堂以其极致的江景体验成为一处观景目的地。通过上下部各个功能空间的价值挖掘,帮助综合体在功能协同作用之下形成“真正的活力”。  

对于大型综合性建筑而言,从宏观构想到恰如其分的建筑营造之间往往存在偌大的沟壑,需要以具体的策略一一回应。纯粹、饱满的完形需要合理的策略来化解体量的压迫感。建筑师回到“被看”的关系,从大桥视角、对岸视角更为深入地刻画建筑的面貌。最终立面采用宽窄不一的横向线条构建曲面的韵律,从不同的远近距离观看,曲面上具有弧度的横向铝合金构件在光线的照射下反映出亮暗的区隔,如同具有了山峦轮廓的投影。  

建筑中大量的曲面带来一定的挑战,些微的偏移都有可能累积成较大误差。建筑师采用“化零为整”的方法,以1个圆心统领所有曲线,使得所有立面构件能够通过标准单元拼接的方式来实现。最终保证了设计方案在工程落地上的准确性。  

在鹿山时代设计开始之时,其所毗邻的三馆合一尚未定案。项目设计进程中,建筑师模拟不同远近距离观看两座建筑的视角,以此推敲建筑的沿街曲面形态,从新城建筑集群的角度思考什么是完好、理想的城市界面。当两座建筑先后落成之后,在滨水带上形成了“并置对立”的关系,以不同的姿态对这片新城作出注解。

投入运营以来,鹿山时代在功能、活动、视线上的构想已经被落地,给富阳新城的市民带来了崭新的生活载体。正如建筑师所言——“在一个区域长期地做项目,已经超越单个建筑的层面去关注城市整体的关系了。”在整个项目的实践历程中,对于城市界面的整体性思考为团队留下了宝贵的经验,也为项目构想的落地程度带来了保证。在长期运营的目标之下,这一城市建筑体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项目图纸

版权声明:本文以获发布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以SOSOARCH编辑版本转载,欢迎转发。

免费投稿:将内容发送至邮箱sousoujianzhu@qq.com完成投稿。

评论
SOSOARCH
评论
置顶
综合 综合微信客服二维码 微信:dbchn2020 电话:18232666204
投稿 投稿微信客服二维码 投稿邮箱:sousoujianzhu@qq.com
产品销售 产品销售微信客服二维码 微信:chen98288 电话:18531698499
反馈
收藏点赞